南充门户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河畅其流,水复其兴


文章作者:www.shwyscale.com 发布时间:2019-10-05 点击:1566



  2019 齐鲁壹点

  “12日,黄河没有来水,断流。”利津黄河河务局档案室里,一本1997年的宫家站水位月(旬)报表如此记录。当年2月7日,黄河在距离渤海100公里的最后一处水文站——利津站再一次止步不前,并连续226天无水入海。利津治黄人从1997年历经黄河断流的绝望无助,到1999年踏上黄河水量统一调度的使命征程,再到如今大河畅流、两岸展开绿色画卷,川流不息的黄河水为当地的生产、生活、生态改善注入了新鲜力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园园 通讯员 崔慧聪

  断流之殇

  226天断流,河道干涸成“路”

  1997年10月中旬,位于利津县境内最上游的宫家引黄闸已有160余天无水可引。河床干涸龟裂,有的地方被来往两岸的行人踩出了一条条小路,两岸农民不时到河边蹲一会儿,盼着能早点来水。

  当时,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利津县相关领导多次来到宫家闸,找到河务部门,“今年确实上游来水少,可咱县30万百姓都指着这水呢,不找你们河务局找谁去……”

  利津县自古便是“大患在水,大利在水”之地,解放前河患连连、民不聊生,人民治黄后引黄灌溉治河兴利。不过,自1972年首次经历过19天的断流后,在此后的25年间,几乎每年都要经受断流之痛。短则十几天,长则上百天,而1997年这次长达226天的黄河断流则是有资料记载以来的起始时间最早、绵延河段最长、发生频次最多、持续月份最久的一年,更成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水利史上的标志性事件。

  

  航拍刁口河入海口。 通讯员 梅涛 摄

  曾有人这样描述那段没有黄河水喝的日子:“渗进土井里的湾水经沉淀,便成为村民引水的主要来源,烧开的土井水要坐下水垢,方能饮用,否则就会牙碜……咸井水中的水咸中带涩,实难下咽……机井水尝着好喝,但井水里缺碘,儿童却不宜太多饮用……”那时,倘若问起黄河口人最怕的是什么,他们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黄河断流。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刻骨铭心。望着干干的河底,不少人感叹,“要是黄河水能统一调度,日子兴许好过一些……”是啊,浸润万亩良田、养育沿黄百姓的救命之水不来,其心怎安?

  调度之难

  严格水资源管理,确保计划执行

  2000年5月,正值小麦灌浆期,为尽早浇上灌浆水,有个好收成,连续好几天,托关系、上门哀求、甚至强硬要水的人,“踏破”了宫家引黄闸的门。“你们着急,我比你们还着急,但现在啥时候放水、放多少水都有规定,咱不能违规啊!”这样的话,时任宫家闸管理员的崔文君每天不知要重复多少遍。此时,黄河干流水量统一调度实施已走过1年零2个月。在崔文君眼里,脚下流淌的是恪尽职守、维护大局的希望之水,有水流过,心中才安。

  1999年3月1日,经国家授权,黄委发出第一份调水令,对万里长河实施“精心预测、精心调度、精心监督、精心协调”;同年,利津黄河断流天数,较1995年至1998年同期平均数,整整缩短了118天,利津县城集市上也出现了挎着小篮叫卖黄河刀鱼的小贩。黄河水量统一调度初见成效。

  

  1976年黄河人工改道罗家屋子截流处。2010年黄河刁口河故道人工补水由此过流。

  但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黄河断流的威胁依然存在。特别是2000年,黄河利津段不但遭遇了有史以来的最严重的干旱天气,而且上游来水较正常年份偏枯56%,黄河进入自有水文记录以来第二个枯水年份,这些为执行调度计划戴上重重镣铐,甚至一度陷入僵局。惟其艰难,更显勇毅。一时间,黄委派出了近百个检查组,在各个重要闸口驻扎把守,进行全天候监控,确保不该放的水一滴不放;利津河务局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各级人员顶住多方压力,在耐心解释中晓之以理,在感同身受中动之以情,确保引水按全河调度计划执行。这一年,在各方的支持和理解中,利津站的水文记录上没有出现空白段,流速仪连续运转,利津断面始终保持在30立方米每秒以上;利津全县粮食产量稳中有增;河口地区连续9年发生断流的局面一举被扭转。

  涅盘之美

  盐碱地变高产田,刁口河重焕生机

  ?2019年8月,在历经重重磨炼后,利津黄河人迎来了大河畅流的第20个年头。与黄河仅有一堤之隔的利津县陈庄镇崖西村“因水而生,又因水而兴”。2012年后,随着黄河水量日渐丰沛,曾饱受断流之苦的村民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们对村里的1800余亩的盐碱地进行了改良,全部种上了水稻,当年亩产便达到1500斤。”村民赵忠华说,因黄河水的丰润,村里的盐碱地成了高产田,老百姓的日子开始“美”起来。2013年,崖西村又利用800余亩土地探索实行“联耕联种”制度,引进优良品种,培育出的稻米颗粒饱满、粥油浓稠、芳香爽口,远销河北、东北三省等地。同时,经改良后的土地更适合种植瓜果、蔬菜等作物,多元化发展让村民们尝到了黄河水带来的“甜头”。如今,村民每年人均收入达到2万余元。

  

  1997年黄河断流226天,利津宫家险工下首仅存的一洼水,对岸群众利用柴油机在此取水。 通讯员 崔光 摄

  “盐随水来,碱随水去。有黄河水压着,不但不碱化土地,反而可以改碱。”像崖西村这样利用黄河水致富的村子,利津黄河两岸比比皆是。“离了黄河水,啥也干不了。”对这些村民而言,他们脚下奔腾的是安居乐业、迈向小康的幸福之水,有水淌过,心中常安。距离崖西村80公里之外,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飞雁滩湿地内,在黄河备用流路刁口河浩渺之水的津润下,葳蕤葱郁的植被沿着故河道恣意伸展,珍禽鸟类飞翔嬉戏,万亩苇荡摇曳多姿……依傍唤醒生态、人水和谐的生命之水,一副五彩画卷铺展开来,临水而栖,心中自安。

  为这处旖旎风光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便是2010年刁口河流路生态补水的正式启动。刁口河原本为黄河三角洲上第9条入海流路,因1976年黄河改道清水沟流路后而尘封。随着利津崔家控导节制闸闸门缓缓提起,沉寂34年的刁口河再次焕发了新生,并源源不断地为入海口湿地注入新鲜“血液”。

  “12日,黄河没有来水,断流。”利津黄河河务局档案室里,一本1997年的宫家站水位月(旬)报表如此记录。当年2月7日,黄河在距离渤海100公里的最后一处水文站——利津站再一次止步不前,并连续226天无水入海。利津治黄人从1997年历经黄河断流的绝望无助,到1999年踏上黄河水量统一调度的使命征程,再到如今大河畅流、两岸展开绿色画卷,川流不息的黄河水为当地的生产、生活、生态改善注入了新鲜力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园园 通讯员 崔慧聪

  断流之殇

  226天断流,河道干涸成“路”

  1997年10月中旬,位于利津县境内最上游的宫家引黄闸已有160余天无水可引。河床干涸龟裂,有的地方被来往两岸的行人踩出了一条条小路,两岸农民不时到河边蹲一会儿,盼着能早点来水。

  当时,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利津县相关领导多次来到宫家闸,找到河务部门,“今年确实上游来水少,可咱县30万百姓都指着这水呢,不找你们河务局找谁去……”

  利津县自古便是“大患在水,大利在水”之地,解放前河患连连、民不聊生,人民治黄后引黄灌溉治河兴利。不过,自1972年首次经历过19天的断流后,在此后的25年间,几乎每年都要经受断流之痛。短则十几天,长则上百天,而1997年这次长达226天的黄河断流则是有资料记载以来的起始时间最早、绵延河段最长、发生频次最多、持续月份最久的一年,更成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水利史上的标志性事件。

  

  航拍刁口河入海口。 通讯员 梅涛 摄

  曾有人这样描述那段没有黄河水喝的日子:“渗进土井里的湾水经沉淀,便成为村民引水的主要来源,烧开的土井水要坐下水垢,方能饮用,否则就会牙碜……咸井水中的水咸中带涩,实难下咽……机井水尝着好喝,但井水里缺碘,儿童却不宜太多饮用……”那时,倘若问起黄河口人最怕的是什么,他们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黄河断流。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刻骨铭心。望着干干的河底,不少人感叹,“要是黄河水能统一调度,日子兴许好过一些……”是啊,浸润万亩良田、养育沿黄百姓的救命之水不来,其心怎安?

  调度之难

  严格水资源管理,确保计划执行

  2000年5月,正值小麦灌浆期,为尽早浇上灌浆水,有个好收成,连续好几天,托关系、上门哀求、甚至强硬要水的人,“踏破”了宫家引黄闸的门。“你们着急,我比你们还着急,但现在啥时候放水、放多少水都有规定,咱不能违规啊!”这样的话,时任宫家闸管理员的崔文君每天不知要重复多少遍。此时,黄河干流水量统一调度实施已走过1年零2个月。在崔文君眼里,脚下流淌的是恪尽职守、维护大局的希望之水,有水流过,心中才安。

  1999年3月1日,经国家授权,黄委发出第一份调水令,对万里长河实施“精心预测、精心调度、精心监督、精心协调”;同年,利津黄河断流天数,较1995年至1998年同期平均数,整整缩短了118天,利津县城集市上也出现了挎着小篮叫卖黄河刀鱼的小贩。黄河水量统一调度初见成效。

  

  1976年黄河人工改道罗家屋子截流处。2010年黄河刁口河故道人工补水由此过流。

  但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黄河断流的威胁依然存在。特别是2000年,黄河利津段不但遭遇了有史以来的最严重的干旱天气,而且上游来水较正常年份偏枯56%,黄河进入自有水文记录以来第二个枯水年份,这些为执行调度计划戴上重重镣铐,甚至一度陷入僵局。惟其艰难,更显勇毅。一时间,黄委派出了近百个检查组,在各个重要闸口驻扎把守,进行全天候监控,确保不该放的水一滴不放;利津河务局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各级人员顶住多方压力,在耐心解释中晓之以理,在感同身受中动之以情,确保引水按全河调度计划执行。这一年,在各方的支持和理解中,利津站的水文记录上没有出现空白段,流速仪连续运转,利津断面始终保持在30立方米每秒以上;利津全县粮食产量稳中有增;河口地区连续9年发生断流的局面一举被扭转。

  涅盘之美

  盐碱地变高产田,刁口河重焕生机

  ?2019年8月,在历经重重磨炼后,利津黄河人迎来了大河畅流的第20个年头。与黄河仅有一堤之隔的利津县陈庄镇崖西村“因水而生,又因水而兴”。2012年后,随着黄河水量日渐丰沛,曾饱受断流之苦的村民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们对村里的1800余亩的盐碱地进行了改良,全部种上了水稻,当年亩产便达到1500斤。”村民赵忠华说,因黄河水的丰润,村里的盐碱地成了高产田,老百姓的日子开始“美”起来。2013年,崖西村又利用800余亩土地探索实行“联耕联种”制度,引进优良品种,培育出的稻米颗粒饱满、粥油浓稠、芳香爽口,远销河北、东北三省等地。同时,经改良后的土地更适合种植瓜果、蔬菜等作物,多元化发展让村民们尝到了黄河水带来的“甜头”。如今,村民每年人均收入达到2万余元。

  

  1997年黄河断流226天,利津宫家险工下首仅存的一洼水,对岸群众利用柴油机在此取水。 通讯员 崔光 摄

  “盐随水来,碱随水去。有黄河水压着,不但不碱化土地,反而可以改碱。”像崖西村这样利用黄河水致富的村子,利津黄河两岸比比皆是。“离了黄河水,啥也干不了。”对这些村民而言,他们脚下奔腾的是安居乐业、迈向小康的幸福之水,有水淌过,心中常安。距离崖西村80公里之外,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飞雁滩湿地内,在黄河备用流路刁口河浩渺之水的津润下,葳蕤葱郁的植被沿着故河道恣意伸展,珍禽鸟类飞翔嬉戏,万亩苇荡摇曳多姿……依傍唤醒生态、人水和谐的生命之水,一副五彩画卷铺展开来,临水而栖,心中自安。

  为这处旖旎风光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便是2010年刁口河流路生态补水的正式启动。刁口河原本为黄河三角洲上第9条入海流路,因1976年黄河改道清水沟流路后而尘封。随着利津崔家控导节制闸闸门缓缓提起,沉寂34年的刁口河再次焕发了新生,并源源不断地为入海口湿地注入新鲜“血液”。

早教中心

下一条: 综述:推动新时代中俄关系向更高水平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