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盛屯矿业斥巨资买矿 一项目竟10年未投产


文章作者:www.shwyscale.com 发布时间:2019-09-12 点击:766



“炫”金融科技“扮演”鼎盛盛矿业投入巨资购买矿山。一个项目已经投入生产10年了

本报记者李婷

8月30日晚,盛益矿业宣布减产已引起市场关注。公告显示,公司股东林福生及其一致行动珠海克里泰打算在六个月内减持1500万股。此前,盛宇矿业于2018年8月完成了对珠海克力信12亿元钴材深加工的收购,其中林凡生是科力鑫源的实际控制人。

在A股市场,圣宇矿业被认为是使用固定收益法最成功的上市公司之一。早在2009年,盛誉矿业就开辟了频繁的资本运作窗帘,目前已完成8个固定增量,总筹资额为83.6亿元。 2018年至2019年7月,盛宇矿业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集中完成了四次固定增资,总筹资50.52亿元。

但是,这并没有引起争议。它与盛裕矿业的频繁资本运作不相符。该公司的再融资似乎并未转化为业绩。自2010年以来,公司累计分红2.99亿元,分红率仅为0.44%。

根据圣宇矿业8月28日发布的半年报,公司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1.1亿元,同比下降4.66%;净利润为6.44亿元,同比下降83.90%。

另一方面,投资收购大幅增加,但另一方面,业绩有所下降。与此相反的“逻辑关系”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证券日报》记者进一步汇编了公开数据,发现虽然盛宇矿业频繁增加了对矿山的收购,但从2014年到现在,该公司的采矿和采矿业务销售已基本到位,许多矿山项目尚未投入生产多年来,今年的高溢价收购的盈利预测都成了空谈。

针对上述公司情况,《证券日报》记者致电盛宇矿业局局长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十年没有投入生产

频繁获取矿山利润变得空洞

盛裕矿业频繁增加矿山收购,资产规模不断扩大。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拥有六个自有矿山项目。截至2018年底,仍有四个尚未投产的项目,包括云南玉溪新生矿业十年。没有投入生产。

追溯,早在2008年,盛宇矿业取代云南玉溪新生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生矿业”)60%的股权,并于2010年投资1100万元继续收购鑫。盛矿业拥有20%的股权,持有其80%的股权。根据盛宇矿业于2008年12月6日发布的资产置换公告,新生矿业享有“云南省元阳县彩山坪铜多金属矿”勘探权评估值5242.6万元。根据评估价值估算表,云南省元阳县彩山坪铜多金属矿的建设期于2009年投入运营。自2010年以来,公司已实现100%的生产。 2009年,从2010年起实现销售收入2616.77万元,销售收入3922.6万元。到2017年,生产负荷将降至56%,累计收入将达到3.23亿元。

随后的公告显示,新生矿业于2009年获得采矿许可证,但仍处于施工期。根据2018年年报,新生矿业尚未开采,这意味着在上述评估报告中积累了3亿元。多元化的收入尚未实现。

这不是唯一一个多年未投入运营的项目。

2011年,胜通矿业还收购了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风池矿业的70%(2014年增长至89.35%)。根据当时的评估,风池矿业净资产所有者权益的账面价值增长率高达3400.26%。根据公司的评估报告,该矿自2011年以来已进入正常生产周期,年生产能力达到或超过6万吨,其中采矿权评估价值1.13亿元,预计年产值3465.27万元;探矿权评估价值6945万元,预计年产值2646.38万元。但八年后,根据胜屯矿业2018年的年报,凤池矿业仍处于“技术改造停产和勘探”的过程中。

2013年,胜屯矿业公司收购的盛唐投资控股公司华金,额外资金为人民币10.19亿元,2018年仍处于“恢复生产”阶段。根据计划,贵州华津应该已经开始生产。根据经审计的盈利预测,贵州华锦将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27,748.5万元和1.15亿元。

根据盛唐矿业当时的估值报告和审计盈利预测的粗略统计数据,目前仅有上述三项尚未实现数亿元的销售收入。

从数据来看,2014年至2018年,公司的矿山销售收入分别为4.67亿元,4.34亿元,3.45亿元,4.62亿元和4.53亿元。 2018年的销售收入不到五年。

盛裕矿业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主要矿山实现销售收入1.16亿元,同比下降36.06%。毛利8200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9.02%。对此,盛宇矿业表示,主要原因是受到内蒙古自治区安全检查的影响。该公司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艾玛矿业和银鑫矿业的矿场比往年推迟了更多。报告期内,公司下属的华锦矿业完成了该项技术。更改为恢复试生产。该公司位于云南恒源新茂矿业和大理三鑫矿业的矿山仍处于许可证处理和矿山建设阶段。

不增加收入?

经常增加背后的可疑云

根据数据,圣宇矿业曾经是全国最小的上市公司之一。 2007年,在退市的压力下,它开始转变矿业公司。 2009年,该公司推出了第一个固定收益计划,筹集人民币1.8亿元,主要用于偿还债务。受益于这一固定增长,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降至43%。上市公司股东权益由2009年12月底的-729.68万元变为1.7亿元,消除了“历史负担”。

从那时起,盛裕矿业就开始了“开放”式的增长。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圣宇矿业的频繁使用增长,呈现出精湛的“金融技能”,重塑资产负债表,使公司重新获得银行和商业信贷。

受此增长影响,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09年的95.85%下降至2010年的43.97%,并从2013年至2014年降至36.36%和38.13%的历史最低点。

然而,由于2014年宣布的28.4亿元计划未获批准,盛誉矿业也放缓了增长步伐。随后,盛裕矿业的负债率再次上升。 2015年,盛宇矿业的负债率攀升至51.25%,截至2017年底,盛宇矿业的负债率达到58.37%,达到2017年第三季度的60.96%。自2018年以来,随着四次增量的大量推出,该公司的债务比率在2018年底已降至43.73%。

随着持续的投资和兼并和收购,公司的资产继续增长。然而,数据显示,尽管公司的营业收入逐年增加,但仍存在“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的情况。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2.31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308亿元,增长了133倍,但该公司的净利润从2010年的2085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4.02亿元,仅增加了19倍。从2010年到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率从11.09%下降到1.35%,并在2019年中期下降到0.58%。

据统计,在已发布年中报告的34家基础金属行业上市公司中,盛宇矿业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排名前四,而净利润仅排名第23位。

虽然圣宇矿业通过固定增量实现资产负债表的再平衡,但它经常增加购买矿石的溢价,但并没有将其转化为业绩。

中国商业会计培训中心主任蔡忠贵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中国资本市场确实存在混乱,例如并购规模,无法实现赌博业绩,以及估值系统。主要股东使用再融资合并和收购进行推测。汇款行为不时发生,许多上市公司经历了善意,雷霆和业绩。蔡忠贵认为,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加强监管,增加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从而进一步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证券日报)

——

下一条: 亚汇:市场风向突变 隔夜全球市场一片欢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