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山东德州乡村医院乱象丛生?疑医生热衷开药店 就诊3分钟开药80元


文章作者:www.shwyscale.com 发布时间:2019-10-30 点击:1736



?

2019年10月中下旬,山东省西北部平原黄河北岸齐河县任丽镇正值秋收季节。收获的喜悦无处不在,但村民李大壮(别名)并不快乐。

“我去了镇卫生院看医生。当医生开药时,一些医院没有。让我去附近指定的药店买。只要是推荐的药,药店里有些药还是很贵的。”李大壮告诉时代财经,他是齐河县任丽镇的一名村民。随着天气变冷,患感冒和发烧的人数也增加了。他没有想过,但遇到了它。

任丽镇位于山东省西北部平原,隶属德州市齐河县。它有99个行政村,人口51,000,耕地7,000公顷。它与省会济南隔水相望,距齐河县城37公里,距济南22公里。

时代财经和经济学在参观这个小镇时发现,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下,当地农民让病人去药店买药是不合适的。时代财经经济公司就此事联系了任丽镇医院办公室。医院院长黄说,相关领导不在场,目前还不清楚此事。

医生开了一家药店。

根据医院门诊治疗流程,医生开药后,患者需要拿着医卡到药房取药。然而,医院里的一些医生建议病人去医院外的药店买药。

高汝嫣(不是她的真名)住在齐河县附近的任丽镇的一个村子里,她去镇卫生中心给新生的儿子接种疫苗。高汝嫣向时代财经介绍说,“接种疫苗后,医院的儿科医生开始销售一些婴儿补品,让我去药店给孩子检查。”

“我觉得药店卖的药有点贵。药店老板推荐了一些婴儿补品,那天正好超过了黄疸标准。他吃了三种药。一种是万玉新牌维生素广告液,另一种是葡萄糖型固体饮料,无水葡萄糖,另一种被遗忘了。它花了200多元。”高汝嫣说。她回家给孩子们喂了几天饭,然后才发现其中一天是健康食品。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彭丹告诉时代财经,葡萄糖固体饮料实际上不属于药物范畴。因为它们被称为饮料,所以它们不能属于药物类别。

令人惊讶的是,“我听到有人说这个医生是药店的老板。”高汝嫣说。

“这家药店就在医院旁边,在医院西面几百米处。现在社会如此正常,医生们都有自己的药店。”一名知情人透露给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从医院的黄先生那里确认了上述医生的身份。黄先生说,“他(上面提到的儿科医生)不经营药店。他的情人经营一家药店。他在医院工作,但他不是医生。”然而,尚不清楚医生是否建议患者去药店购买药物。

事实上,医院医生对药店药物的推荐并不仅限于儿科,而且在患者就诊时也经常发生。据当地村民李先生告诉时代财经,“我去医院看了一段时间医生,因为我的肠胃不太好。医生说医院没有这种药。我们去医院西边的药店买了它。我们也不明白。我们只能听医生的话,买我们想要的任何药物。”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当地村民郭女士身上。据报道,郭女士因心脏不好而去医院接受注册治疗。医生还建议医院西侧的药店购买药品,理由是医院没有任何相关药品。

当地农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件事,甚至有些村民说,“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现在是一样的。如果你自己开药店,去药店买药,医生也会得到佣金。这难道不是一个普遍现象吗?”

我去了医院,被要求从外面的药房取药。在这种情况下,时代财经和经济学再次询问医院。黄先生转达了医院相关领导的回复:“有时候,当我院遇到不同的患者,没有相关的药物,药物本身是有效的,建议他们去药房购买。有些药物没有列入国家基本药物清单。医院只接受基本药物。基本药物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

重病不能治愈,你看不见小病吗?

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和国家对农村投资的增加,农村基础设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医院和学校都是新建的现代化建筑。然而,与城市相比,农村医院的医疗硬件设施仍然相对简单,农村医院医生的诊断水平相对较低。

农村医生短缺是一个普遍现象,特别是好医生和很久以前离开农村的合格医生。一些村民甚至开玩笑说:“大病不能治愈,小病看不好。”

这给农村居民造成了过度治疗的隐患。时代财经和经济学从许多村民那里了解到,许多人每次看到这种疾病都带了一堆药回家,却无法治愈。“在农村,医生只知道如何给病人取药。如果他们服药不良,他们会用输液来治疗。如果他们治疗不好,他们会去县医院看医生。”一位当地村民说。

时代财经和经济学以感冒和咳嗽为由注册到任丽镇医院就诊。医生在3分钟内诊断出咽炎,并说:“少吃辛辣食物,避免饮酒和吸烟。”后来,他们开了将近80元的药,两瓶神奇品牌川贝枇杷糖浆,还有两盒消炎药。

“我妻子通常患有轻微的疾病,但她并没有重病。在过去的几年里,村卫生室的医生别无选择,只能在不同季节感冒时给你输液。每次输液持续5到6天,每天花费大约45元,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大笔钱了。”任丽镇一个村庄的79岁的王春生(化名)告诉时代财经。

王春生仍然健康状况良好。他仍然可以参加一些农活,在家做一些手工艺品来卖钱给这对老夫妇支付免费费用和医疗费。“虽然我们已经购买了医疗保险,但我们基本上不需要它。在这个年龄,进城不方便,我不想麻烦我的孩子。我觉得从村里看医生就像从镇上的医院看医生,最终的费用几乎是一样的。从村里去看医生,医生也可以现场输液,输液到镇医院必须办理住院手续,要报销费用。在镇上看医生的费用更高,几乎是在村子里的两倍。最后,它的费用和在村子里看医生差不多。”他说。

农村保健室只为老年人提供上门输液。年轻强壮的年轻人和儿童没有这种待遇。时代财经经济咨询公司走访了当地的一些诊所,发现在秋冬季节,尤其是在当地几家信誉良好的诊所,每天都有大量的输液病人,甚至超过了乡镇医院。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年输液量超过100亿瓶,相当于13亿人每人每年8瓶,远远高于国际平均每人每年2.5-3.3瓶。央视报道称,过量输液会导致一些不良后果,不仅容易堵塞毛细血管,降低人体免疫力,损害肝肾等人体器官,造成不良反应,严重甚至导致休克和死亡。

根据《健康时报》报告,全国各地都存在过度医疗,这不仅普遍,而且是一个明确的规则。例如,如果病人感冒了,检查血液项目并开些药是可以的。然而,许多医生允许进行胸部x光检查、胶片检查和输血。只要几元或更多,这种疾病就可以治愈,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钟南山,82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专家,公开批评了这种现象。一些公立医院的33,354名主任正在相互比较他们的营业额,而不是开发任何新技术。双方讨论英雄是基于创收,而不是基于他们战胜了什么困难和复杂的疾病。当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变成纯粹的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时,出现一些滥开处方和检查的现象就不足为奇了。如果我们说我们只从市场中获取利润,那么过度的医疗就是为了钱而杀人。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责任编辑:DF142)

-

下一条: 小凤仙的结局有多凄惨?二婚嫁锅炉工当继母,晚年患痴呆孤独离世